活着是最重要的事丨《活着》读书小组记录

摘要: 让我们一起看看在《活着》中,大家是如何思考的吧~

11-07 19:20 首页 青年法学社

关于读书小组
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读书小组是我们青年法学社的学生们自发组织的学术型交流活动,大家围绕着一本书进行发散性思考,提出自己的观点和想法,相互交流。希望能以此促进和提高我们的思考能力。


        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看看在《活着》这一个读书小组的同学所提出的观点和相对应的思考吧。



        梁思慧:提出两个问题。一是“人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,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着?”思慧是敬佩但不赞同。因为人活着的本身常带有目的,比如梦想比如欲望。如若不带目的的活着便脱离了现实。而且福贵活下去是因为背负了其他亲人的生命。也不算是仅仅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。二是“失去后才珍惜和懂得珍惜后仍然失去哪个更难受?”思慧认为,懂得珍惜后仍失去更难受。因为越是快乐失去后越是痛苦。

 

        张梓豪:引用《let it go》的意思:随他吧。来引出通往终极幸福的道路是克制欲望。社长认为福贵到最后以阔达的态度达到了通往终极幸福的道路,

 

        孔彬慧:彬慧认为《活着》一书是为了给大家渲染乐观和正能量的事情。所以当福贵面临人生大喜大悲中,让他跨过了悲观这个人生态度。逐渐从乐观走到坦然再到释然和超然的阶段。他没有撑不下去,而是为了妻子儿女一步一晃地用力走下去。

 

        赵国威:国威提出一种可能:“假如福贵他在前半生并没有输掉家里的一百亩地,那么他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呢?”国威还提出,《活着》一书中客观地反映了时代的大背景。无论是内战还是人民公社化。让福贵的命运在冥冥之下有着一种不可抗力的存在。最后国威还提及书中把每一个人的死亡都尽可能地轻描淡写。运用大量留白手法引发人们对生命的思考。

 

        袁子惠:只有活着,其他的事情才有意义。于子惠而言,她认为福贵其实并没有真正的那么凄惨。比如没有像二龙一样死去,也没有从内战中死去,亦没有遭受文革的批判。相对于更坏的程度而言,他还是算幸福的。

 

        黄泳瑶:于我而言,《活着》这本书无比地残忍,看着作者一点点地把希望抽走,抽丝剥离,什么都不剩。剩下一个为了活着而活着的借口来安慰自己的苟活,不知是为了揭示活着真正的含义,还是欲盖弥彰地让人理所当然地没有希望地生活。


心得体会


        读书小组是一个多元思想发生碰撞火花的交流的地方。

        以一本书作为起点,引发出的问题与思考是整个读书小组的精华所在。

        每个人所表达的观点总会有不一致的地方,我们分享讨论乃至像争吵般,都是为了让自己的观点要怎样才能更为全面。

        发展速度越来越快的今天好像少了很多看书的人,以一本书来引发思考也越来越少。读书小组以稚嫩的方式来重新让我们捡起最为珍贵的东西。这种感觉真的很棒。




文案:黄泳瑶

编辑:李凌川




首页 - 青年法学社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