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绸之路:高悬于人类精神宇空的七彩霓虹

摘要: 丝绸之路:和谐、联合、合抱。

09-01 18:35 首页 中国艺术报


丝绸之路:

高悬于人类精神宇空的七彩霓虹

肖云儒


近日,我国著名文化学者、陕西省文联原副主席肖云儒在陕西西安举办了他的《丝路云谭》新书分享会,与读者分享了他丝路之行的感受与思考,书中有奇见异闻,有如画江山,有历史追溯,有文化叩问。8月28日,肖云儒又一次踏上了丝绸之路——“中东欧传奇之旅”,此次将穿越中国、哈萨克斯坦、俄罗斯、拉脱维亚等16国,总行程15000公里,最终抵达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,加之2014年重走“张骞之路”,2016年重走“玄奘之路”,肖云儒已是三走丝绸之路。 


肖云儒将西安中铁中学同学创作的版画赠送给吉尔吉斯斯坦中学生

  跑完丝路之后,我从自己亲历的感受出发,将这条路在空间上称为地球之弧,是我们这个星球上最美妙的一道弧线;在经济上称为地球之练,是一条含金量极大的钻石之练;在精神上称为地球之虹,那是高悬于人类精神宇空的七彩霓虹。

“谁持彩练当空舞”?是中国和亚欧非、和整个世界在共舞。

“中国方案”和“中国读本”

是我们向世界提供的最大的“好”



我30年前开始研究中国西部文化。所谓中国西部,其实就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中国段。几十年中跑遍了中国西部的各个丝路段,也多次去过欧洲丝路段。2014年夏,参加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“丝绸之路影视桥工程”中的“丝绸之路万里行·张骞之旅”,坐汽车60天跑了15000公里,经8个国家由西安到达意大利罗马。2016年秋,再度参与这项文化工程的“丝绸之路万里行·玄奘之旅”,这次坐汽车70天跑了17000公里,经7个国家由西安到达印度加尔各答。这两趟西行共达3万公里,跨越亚欧两大洲,途经了我从未到过的中亚、中东各国,可算大致走完了陆上丝路沿线的一些主要国家和主要节点城市。加上原先跑丝路的里程,借用岳飞《满江红》的名句,竟然可以说是“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万里路云和月”了。两度亲历丝路让我换了一个角度、一种眼光看中华、看丝路、看世界,对中国是更有信心了,更有依恋之情了。

“不走出中国难体会中国的好”,且不说在比较与回眸中对这些年中国经济社会发展、社会设施建设、社会管理和民生福祉的提升,有了强烈的感受和自豪,我心里想得最多、最想说的是,这个“好”。中国的好,中华民族的好,最集中的一点就是她永不枯竭的创造力。在每个历史阶段,我们民族的精英常常会将人民群众的创造实践提升为新的创造理念,向历史、向世界提出社会发展的“中国方案”。从炎黄时代开始,轩辕黄帝就以“融汇-创新”的中国思维和实践模式,融汇、推广仓颉部落的文字。周代礼乐制度以乐柔化礼,以家辐射国,以亲情秩序柔化政治统驭,实现乐之序与礼之制的融合。以老子、孔子为代表的先秦诸子与希腊、中东和印度的先贤们一道构成了群星灿烂的古代文明轴心时代。秦朝不但建立了统一的大帝国,而且适应大一统的需求在国家管理上创造了郡县制,以及书同文、车同轨、度同量、行同伦等一系列保证大一统的社会标准。汉代,张骞第一次以“博望侯”的身份完成了亚欧大陆民间交流这一历史任务。“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”,确立了儒家的核心地位和指导思想,给世界提供了一个也许更为重要的“中国方案”。唐代以前所未有的宏大气魄,面向世界、开放包容。宋明创造了一种古老文明永续发展的“两河互补,南北接轨”的东方模式。大清王朝在多民族共居过程中,对异质文化尤其是汉文化的虚心吸纳融汇。还有“井冈山——延安”革命道路,经由中国特色的新民主主义,将国家由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引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实践。几千年来,中华民族给予历史、给予世界提供了众多中国坐标、中国思路、中国经验、中国成果!它们无一例外构成了人类精神宝库中耀目的瑰宝。而“一带一路”,就是我们向当下世界提供的一个最新的“中国方案”和“中国读本”,就是我们向当下世界提供的最大的“好”!

我的“丝路观”——和谐、联合、合抱



丝绸之路是沿途各国人民出于商贸和文化交流的需要,自古以来分时、分段开辟的。各个时期的人们在这条道路上进行布匹、马匹等各种交易,以及中国使臣的多次出使和外国执行官们的不断东行,共同开辟了这条贸易、文化交流之路。19世纪末,德国学者李希霍芬将这条路正式命名为“丝绸之路”。有了这条路,人类文明发展得最早最成熟的亚欧和北非,得以联为一体,世界文明得以由隔离发展时代进入交流共进时代。“一带一路”的精神理念承继、弘扬了几千年来广大民众在历史实践中行之有效的经验,承继、弘扬了中华传统文化的优秀精神,升华为科学的、系统的顶层设计和国家战略。从这个意义上,完全可以将“一带一路”的战略视为全民族的创造。对“一带一路”多方面传承了中华文化精神,我是从三个主题词去思考的:

和谐——“一带一路”倡议体现了中华民族“化干戈为玉帛”的“和为贵”精神,在国与国之间,在人与天、人与人、人与心各层面,追求珠圆玉润的和谐境界。中华民族自古以“和”立国,有“尊玉”传统。在李希霍芬命名丝绸之路之前,中国一直把丝绸之路称为玉帛之路、玉石之路或骏马之路。玉在中国自古以来一直是和平、和谐、和宁的符号,是孔子所言“和而不同”的君子精神的证物。但玉字传到西方,强调的则是它的物质含义,英语cash(现金,现款)与突厥语qash(玉)是同源词,这表明在欧洲人心中,玉与财富靠得更近。

帛,即丝绸,是美化生活的饰物,是物质商品,也是文化商品。直至今天,丝帛还是中国书画的材料,“绢画”“帛书”依然流行。而与“丝绸”同一词根的“丝弦”,在中国也转义为泛指音乐、乐队、乐器的词汇。佐证了帛也是一种文化艺术指称。我们可以说,丝绸之路是人类最久远的和平的文明交流之路。

联合——“一带一路”战略体现了中国古代“合纵连横”的智慧、化对抗为联合而达双赢的智慧。战国时期苏秦的合纵,“合众弱(六国)以攻一强(秦)”,张仪的连横,“事一强以攻众弱”,曾经让战国七雄在历史舞台上演出了那么威武雄壮、勇毅智慧的话剧。这些历史几千年来营养了我们民族的政治思维和处世智慧。

伊朗古波斯大流士王朝宫殿遗迹波斯波利斯

亚欧古丝路是人类文明、人类经济文化活动发生、发育得最早最成熟的地区。由气候、经济、文化三者天然形成的这条古丝路,是人类文明最早的一个连横图式。这个连横图式构成了亚欧各国乃至古代世界历史社会发展的大纵深。古丝路让人类亲历了联通、联系、联合的成果,也亲感到了蕴藏其中的巨大发展潜力。

不过我们不能忘记,“合纵连横”是在对抗与合作两个轨道上进行的。如果说战国七雄属于一种对抗性的合纵连横,近代八国联军也是一种联合,那是侵略性联盟。“一带一路”则是在合纵、连横双坐标上的和平合作。惟其如此,国家和世界的和平和发展才可能是双保险,这是一种出自人类意识、全球意识的大格局、大智慧。

合抱——“一带一路”战略还体现了中国古代合抱天下的太极理念,在变易中实现动态平衡的理念。阴阳合抱的太极图以阴阳双鱼将世界一分为二,同时首尾合抱,合二为一,在不同中大同,在不同中大和。

“一带一路”战略便体现了一种总体性、全息性思维。如若我们试着将太极图的方位作90度调整,“一带一路”图式便以太极阴阳两仪的形态显现出来。“一带”,陆上丝路在北,是太极图中的阳鱼。亚洲的东起点集中于黄河中游的长安-洛阳一线;欧洲的西终点则撒播于北欧、中欧、南欧各国,如鹿特丹、里斯本、伊斯坦布尔,形成辐射性的鱼形图像。“一路”,海上丝路在南,是太极图中的阴鱼。海上丝路中国的出发点很多,在东南沿海的丹东、青岛、上海、杭州、泉州、汕头、广州、合浦呈弧形展开。但航向相对集中,大都驶向中国南海,通过马六甲海峡,经印度洋入红海、地中海,贯连东南亚各国,如鱼尾收束,直指地中海沿岸的南欧、北非,在各大海港与陆上丝路连接。

这样便在空间气势上形成一种太极合抱之势。合抱不是合围,而是要打破合围,让中国与世界在一个新的维度上和新的深度上,以和平、发展为主题,相互进入,联手共进。这是中国与世界的合抱,是中国与世界一次旷古罕有的,有实质又有温度的和平拥抱。

这便是我在多次行走中对陆海丝路形成的一个宏观的、轮廓性的体察与思考,也可以说是我的“丝路观”吧。


延伸阅读

艺术大讲堂│肖云儒:中国书法的文化意义

莫言:重建丝绸之路,文化不能缺席

丝绸之路上的囚禁与突围

关于东北亚丝绸之路的思考

丝绸之路组歌



长按二维码关注中国艺术报



首页 - 中国艺术报 的更多文章: